潘小熊

给@不要污 太太,请看到我对您满满的爱

给  @不要污 

太太,请看到我对您满满的爱

最初接触到污太的文是《赤血难殷》的靖蔺番外,当时在刷诚楼tag, 点开这篇文让我感觉眼前一亮,暂且不说精妙的情节设计,仅是两个主角的语言及动作描写就足以让人惊艳,这就是有可能发生在蔺靖之间的故事。污太的文辞很美,一如南方的风物,自带一抹清丽的柔色,但柔软之中又偏有三分豪气,醉人的紧呀。

污太一再提醒写手们注意这是蔺靖是两个男人,并且一直在任性的向读者科普一个概念“无差”,我想这大概是她一直以来的cp 观,碰巧我也很赞同这点。我理解的,同性之间爱情的动人之处,一是在于没有因社会家庭压力而来的奉子成婚,二是两人在生理上没有任何的本质差别。前者证明感情维系是双方克服万难仍在一起的主要原因,也因而同性的爱总保持着纯粹,坚韧的特质。后者证明双方平等,没有阴阳之别也就没有天性上相对弱势的一方,也就意味着磨合之中双方都要有克制,妥协,包容,这当然包括情事的攻受。污太提过她不接受情丝绕,我猜由以上两点分析污太八成也对ABO无感。

另外,我喜欢污太的原因还有她坚持蔺靖不仅仅是楼诚的衍生产品,偶尔太太发蔺靖的文还忘记打楼诚tag。的确,蔺靖也好,凌李也罢,被组成cp的初衷是受到楼诚影响,但而后的创作以及cp的进一步塑造理应与楼诚没有任何关系,这是对原角色的尊重,明楼精明沉稳,蔺晨风流不羁,明诚赤诚果敢,景琰耿直隐忍,还是大有差别的。污太偏爱蔺靖,写蔺靖的文居多,从《赤血难殷》开始人物刻画就极为细腻传神。文中情节上的玻璃渣也总是为最后的暖和甜服务,很多次甜到齁,简直是这个寒冬必备的“暖宝宝”。然后,我以为太太就会按照这个行文方式风格写下去,直到看到污太最新的《石屏路》三问的哲学探讨,真的是没法用语言形容我的震惊,我意识到那时我对太太的爱和敬佩又上升到了新的高度。写双方二人的相互打量,让读者借蔺靖二人的眼窥探到对方的外貌特征,又借由他们的内心活动清晰感受到二人风骨,妙极。再说那三问,简直是神来之笔,把面冷心热的靖王解读的太好,就是在抛开一颗赤子之心给我们看,我当时直接泪目,特别心疼,还好有鸽主替我们爱他。相信污太的蔺靖会写的越来越精彩。

再来说说污太的楼诚,《复生》那篇底下的小注特别多,我读了三遍,只能说读了个大概。看得心里很是澎湃,很有画面感,黑暗中的点点光源,那是楼诚那个年代革命人士共同的信仰。《复生》是给当年革命者的献礼,是感谢,是敬意。污太楼诚写的一样好呀。再说60分的《婚礼》,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觉得虐,我明明觉得超级甜。久别后还能重逢,默契一如当年,就算明诚伴着钢琴曲离世也没什么不好,得偿所愿,安静平和的离世,这在我看来就是HE,文结在那里情感的延续分毫不差,刚刚好。所以《执子之手》这个强行发糖安慰群众的我就不聊啦。 

我一直觉得读者与作者之间最好的关系就是您写我看,后来觉得的确有写点什么回馈给您的必要,要不然实在羞愧。最后再一次表白污太,希望您看见这个不算长评的絮絮叨叨在明天清晨,阳光正好的时候。 希望您早日度过瓶颈期,给我们带来更好的作品。另外文笔这个东西我是没有的,您不要嫌弃。最后的最后如果可以,请您考虑出个本子,我猜很多朋友和我一样超级想收藏,比哈特。 

评论(12)

热度(39)

  1. 不要醒潘小熊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下雪的早晨,有个小天使落在我怀里OwO